白莲圣教

hi 这里是白莲的亲友团!

【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

[米英]目标是星辰大海!

————————————

新春活动——猜猜我是谁

请在下方评论区猜测该文作者

参加人员:九辰  辞隐  黎哀  麋  乱世  樱酱  弗逼  施板  清枫  垂年



《目标是星辰大海!》




01


从前,有一位小魔法师,他有着漂亮的金发和略粗的眉毛,还有一顶尖尖的魔法帽和一根小魔杖。


更与众不同的是,他还有着一双宝石般的绿眼睛,里面像住着一片美丽的森林。


大家都说他是个异类,当然也有人说他是个天才——因为他的确在魔法学上有着出众的天赋。较真的小魔法师很奇怪,他不知道为什么其他人要说他和普通人不同。褐色的眼睛是很好看,也很常见。但绿色的眼睛也很好看呀!可为什么大家都只接受褐色的眼睛呢?


他不服气,这个世界上一定还会有其他绿眼睛的人!那些人肯定会接受他的!


小魔法师最终决定要去更广阔的世界寻找,他一定要找到和他一样的人。更何况,外出历练也是修习魔法的绝佳途径!


于是小魔法师收拾好包袱,裹紧了他墨蓝色的长斗篷,戴好了他尖尖的魔法帽,拿上了他细短的小魔杖,只身一人踏上了征途——



02


小魔法师一个人翻山越岭,走过了很多很多地方。他见过了巍峨的迪鲁斯山脉,看过了浩瀚的洛斯里基大洋,他几乎逛遍了整个大陆,却始终没有找到和他一样是绿眼睛的人。


他开始迷茫,难道…自己真的是一个异类吗?


骨子里的骄傲和现实的残酷让他陷入困境,身边的人好像都在嬉笑,他不甘,于是用那双漂亮的眼睛怒视着他们。


“瞧呀,他的绿眼睛多渗人,就像塔戈登沙漠里的毒蛇!”


人们这么叫着,因畏惧他的魔法而四散奔逃。


小魔法师咬住牙,紧紧捏着手里的魔杖,朝着传说中无人敢闯的雪山继续前进。


是他们错了,是他们不懂,那就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去好了。


我自己一个人就够了。


冷漠疏离第一次在小魔法师的脸上出现,将那些温暖的笑容一层一层地包裹起来。


他头也不回地闯进了雪山。



03


雪山里荒无人烟,寒风凛冽得像是能剐去人身上的一层皮。


小魔法师从包裹里翻出一块火晶,这颗明亮红艳的宝石可以带给人温暖。他把火晶紧攥在手里,一步一个脚印地攀登着,朝着遥不可及的山巅而去。总是会有松动的石块从他脚边滚落,掉到深不见底的幽谷里。


他有些害怕,但没有后悔。


至少这里不会有讨人厌的苍蝇在你耳边嗡嗡叫!


他想着,而冷风毫不留情地带走了他的魔法帽。


噢,好吧。这是有些糟糕,但还不算最坏,反正那顶帽子已经有些不合适了,我总会找到新的。


他安慰着自己,一不留神踩了个空,险些摔下悬崖。好在他落在了峭壁上延伸出的一根树枝上,可他身上背的包袱却没这么幸运——它直接落入了深谷里。


该死,我早该知道坏事总是接踵而来的。


他从树枝中挣脱出来,小心翼翼地攀上了岩壁。粗砺扎人的石块磨破了他的手,点点血迹染上了他白皙的皮肤。


我到底是为什么会选择来这个地方?


他往手上放了道治愈神光,在感受到身体里那点魔力即将耗尽时,他愤愤地踹开了挡在面前的石块。


当寒风灌进衣领后,他才发现那块火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弄丢了。饥饿与寒冷笼罩着他,他只能用残存的一点点魔力去维持自己的行动。


我累了。


他最终靠在了一块能挡风的巨石上,瘫坐在地面。


雪山忽然震动了起来——又或者说是整个世界都在剧烈震动。


然而小魔法师已经累得不想再逃了,他闭上了眼,任由自己随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起掉下悬崖。


好痛。


这是他最后的念头。



04


当小魔法师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待在一个温暖的,明亮的岩洞。


他理了理身上破烂不堪的袍子,随后把斗篷解开铺在地上,一样一样地检查自己身上的东西。


怀表、祖传的绿宝石戒指、一些不知道哪儿来的碎石块儿……噢!还有魔杖!


谢天谢地你还在。


小魔法师捧着他的魔杖翘起嘴角。


咔嚓——


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在他背后的岩洞深处响起,他警觉地转过身,调动着身体里为数不多的魔力蓄势待发。


“呜哇…嗷——!”


是中气十足的婴孩哭声。


小魔法师慢慢靠近声源,一路追到了岩洞最深的地方。


他看到了一个紧闭双眼哇哇大哭的孩子,稀疏的柔软金发覆在那孩子的小脑袋上,圆圆的小脸煞是可爱。


“可怜的小家伙,是谁把你扔在这冰天雪地里的?”


小魔法师把那个小团子抱进怀里,又香又软的小团子让他爱不释手。他已经很久没和人这样亲密接触了,他现在甚至没心思去想这孩子是从哪儿来的。


孩子很快安静了下来,眼皮颤动着,像要挣脱什么似的,下一刻他终于睁开了眼——


小魔法师从未见过那样的蔚蓝,那是洛斯里基大洋都不能及的深邃瑰丽。


蓝眼睛!和别人都不一样的蓝眼睛!


小魔法师屏住了呼吸,在心底雀跃着。


他好像找到同类了。


“小家伙,你以后就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好不好?”


他温柔地笑着,轻轻地问出声。


而孩子眨巴着大大的蓝眼睛,甜甜地笑了起来。


05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小魔法师也长成了风度翩翩的青年。他在这个岩洞里发现了很多壁画,上面几乎全是他没接触过的古老符文,他花费了大量时间在研究符文上,而少部分时间用来陪伴那个成长速度极快的孩子——阿尔弗雷德·F·琼斯。


“亚蒂——我回来啦!”


金发蓝眼的小少年一蹦一跳地回到岩洞,被称为亚蒂的魔法师伸手在他脑袋上敲了下。


“说了我叫亚瑟·柯克兰,你什么时候才会记住?”


阿尔弗雷德吐了吐舌,转眼就将这话抛在脑后,他轻车熟路地攀上一块半人高的岩石,坐在上面晃着双腿。


“亚瑟,你知道吗!今天我看到其他和你一样的人了!”


亚瑟突然止住了所有动作,猛然转过头瞪大双眼,问:“你跑到雪山外面去了?”


“是呀,外面的人很热情!他们还给了我很多我没见过的食物!”


“听着,阿尔弗雷德,你得学会小心点,外面的世界很危险。”


“放心吧亚蒂,我会的——”阿尔弗雷德拍着胸脯保证,而后歪着头小声嘀咕,“外面的人也不完全和亚瑟一样…他们的眼睛是褐色的。”


“噢,是嘛,你也喜欢那样的眼睛?”亚瑟心里一抽,表面上却还是那副淡淡的神情。


阿尔弗雷德跳下岩石,蹦到亚瑟身边回答:“当然喜欢!非常漂亮!就像我最喜欢吃的栗子!”


亚瑟顿时咬紧了牙关,转过身向岩洞外走去。


“可我最喜欢的还是亚蒂的眼睛。”


亚瑟停住了脚步,捏紧拳头从齿缝间挤出一句话:“啊,外面的人说过,这是毒蛇一般的眼睛。”


“胡说!亚蒂的眼睛才不像那些长臭虫!”阿尔弗雷德气冲冲地跑过去挡在亚瑟面前,他踮起脚捧住亚瑟的脸,认认真真地看着那对碧绿的眼说,“亚蒂的眼睛像一座魔法森林,里面住着小鹿和精灵!”


亚瑟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只能低下头轻轻亲了亲阿尔弗雷德的脸,笑着应:“阿尔的眼睛也很漂亮,比任何海洋都要蓝。”


“嗯!但我果然还是最喜欢亚蒂!”



06


一年又一年,亚瑟终于将岩洞里的所有魔法符文完全掌握,并一一实践成功。


他看向岩洞外,风刮得越来越狠,阿尔弗雷德却还没回来。尽管平常阿尔弗雷德也会到处跑,亚瑟在见识过他天生的怪力与强悍体质后也没再管束他乱跑的行为,但今天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来实在是不正常。


真是奇怪。


亚瑟压下心里的焦虑选择等待,却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再醒来时,岩洞里同样只有他一个人。


阿尔弗雷德失踪了。


亚瑟顿时慌了起来,带上他从不离身的魔杖出了岩洞。


整整半个月,他几乎翻遍了整座雪山——没有阿尔弗雷德的踪迹。


他最后只能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最初的岩洞中窝在角落,毫渺的希望也没有了,那个会笑着说最喜欢他的孩子也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他又是一个人。



07


又过了五年,已经成为大魔导师的亚瑟依然独自居住在雪山里的温暖岩洞。


他还是没有踏出过雪山半步,没有接触过任何一个外界的人类,他愈发孤僻,整日钻研着开创新的魔法符文。岩洞里被他画满了阵图,只有那块半人高的岩块上空空如也,只刻着一个名字——阿尔弗雷德·F·琼斯。


这个世界上没有用魔法做不到的事情,那么在茫茫人海中找一个有着蓝眼睛的金发男孩这件事,也一定能用魔法做到。


我会成功的。阿尔弗雷德,等着我。


亚瑟闭上眼睛,有什么东西自他眼角滑落。



08


忽然有一天,又有人闯进了雪山。


身披甲胄的军队找到了这个岩洞,他们没有打扰正在画阵图的亚瑟,只静静地等,好似沉睡的雄狮。


“你们来干什么?”亚瑟没有抬头,淡淡地问出了声。


“我们的国家正面临着龙族入侵的危机,因此需要阁下的魔法,我们会奉上最优厚的报酬。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能够得到您的帮助?”


“什么报酬都可以?”亚瑟笑了起来,站起身倚在岩块上,手里抛着那根魔杖。


“只要是我国力所能及之事。”


“成交。”



09


亚瑟又一次回到了外面的世界,甚至住进了王宫。


但他还是和之前一样,把自己关在房里整日与魔法打交道。他为这个王国制造出了强大的附魔武器用以战争,可他从未上过战场,甚至没见过任何一个龙族。


然而亚瑟并不在乎,他唯一在意的只有他们许诺给他的报酬。


他知道,找到阿尔弗雷德不可能仅凭自己的力量,他需要更多的人帮助他,甚至是一个王国的力量。


仗打了三年,王国损失惨重,但最终取得了胜利。


他们邀请亚瑟去看龙族首领被送上绞刑架的仪式,并且会在那之后给予他报酬。


亚瑟换了一身崭新的袍服和一顶漂亮的魔法帽,都是蓝色的。他点了点头,跟着侍从前往刑场。


他不关心什么龙族,只想快些得到报酬,然后找到阿尔弗雷德。


他想他了,非常想。



10


亚瑟终于看到了龙的模样——


即便奄奄一息,即便伤痕累累,龙依然是龙。它昂着颈,仰着头,被重重锁链铐在地上。它紧闭着眼,似是不屑与这些蝼蚁般的人类有更多接触,即便它败在了这些蝼蚁手上。


“龙,你不该侵略人类的地盘。”


国王沉稳肃穆的声音在广阔的刑场上传开,亚瑟站在他身侧盯着自己脚尖,心里只想着自己的寻人计划。


“是你们先挑衅的,是你们人类想要剜去我的眼!剥掉我的皮!抽了我的骨!就因为我是和你们不同的——异类!”


龙挺起高傲的脊背反驳着国王,龙息吐在地上,火热得像是能让空气也燃烧起来。


亚瑟却被这一声“异类”钉在原地,动弹不得。他猛然抬头看向场中的龙——它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


是那抹蓝。


亚瑟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蓝。


阿尔弗雷德,我找到你了。



11


“阁下!您要干什么?!”


无数道惊喝响起,亚瑟使了个轻身术缓缓落在龙的面前。巨大的龙身就立在他面前,显得他无比渺小。


他向龙伸出了手,仰起脸浅笑着。


“阿尔弗雷德,是我。”


那对龙眸中飞快地闪现过一抹狂喜,世人眼里永远高傲的龙此刻竟主动匍匐着身子,将龙首轻柔地贴在魔法师身侧任其抚摸。


“亚蒂,我很想你…”


沉闷的声音依稀可以听出当年的影子,亚瑟只温和地拍了拍阿尔弗雷德的脑袋:“我也很想你。”


“但是现在…我们得好好想想该怎么逃出这里了。”



12


没人会想到,那个为王国立下赫赫功勋的大魔导师会在刑场上叛变。


一个人类!一个魔法师!和恶龙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妖异的绿色眼睛——他们早该想到的,为什么他会独自生活在雪山里?因为他也是异类!是怪物!


和那头有着幽深蓝眼的恶龙一样!


所有枪口炮口都对准了刑场中央,所有人都站起身让手里的武器指向场中的一人一龙。


“杀了他们!”


不知道是谁在大喊。


无数的炮火向场中涌了过去,却没有人能近他们的身。


亚瑟甚至不需要动用他的魔杖,只稍挥挥手,那些箭矢与炮弹便调转了方向。


王国迫不得已再次搬出了那些最强大的附魔武器。


大魔导师只是笑,可惜那声音有些冷。


“用我做出来的东西对付我?”


亚瑟随手放出了道治愈神光拍在阿尔弗雷德身上,同时用咒文破解了那些附魔的锁链。他转过身,举起魔杖在空中画着道道玄奥符文。


“拦住他!他要用魔法!”


有人悍不畏死地冲了上来,却被逐渐恢复体力的龙一掌拍飞。先前的附魔锁链限制了龙的自愈能力,但此刻,阿尔弗雷德完全可以在五分钟内恢复到全盛状态。


“别忽视掉一头龙的存在啊,杂碎们。”


巨龙展开双翼,将地面上的魔法师护得周全,没人能伤害到亚瑟一分一毫。


那些最强大的附魔武器已经蓄力完毕,魔法光束凝聚的那一刻——亚瑟恰好完成了法阵的最后一笔。


“走吧,龙先生。这个世界抛弃了我们,离开这儿就靠你了。”


亚瑟转过身笑了笑,身后即将射中他后心的魔法光束在越过某个界限时完全消融。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俯下身让亚瑟坐在自己后颈上。


“不,是我们抛弃了这个世界。”


魔法师乘着巨龙冲上云霄,再没人能追上他们,也再没人能寻找到他们的踪迹。



13


“我就说我怎么可能输给那群蝼蚁,果然是亚蒂的手笔。”


“哼,臭小子,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好吧亚蒂,我是龙,有很多时间可以跟在你身边学习。”


“嗯,那你可要做好一辈子的准备,魔法师的寿命也不会比龙族短的。”


“放心吧,我不会再离开你半步。”



14


传说,有一个绿眼睛的大魔导师收养了一头蓝眼睛的龙。


他们抛弃了这个不愿意承认他们的世界,在某个山巅并肩看着夕阳,活得比任何“非异类”都要自在。






fin.



评论(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