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圣教

hi 这里是白莲的亲友团!

【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

[米英]与你

————————————

新春活动——猜猜我是谁

请在下方评论区猜测该文作者

参加人员:九辰  辞隐  黎哀  麋  乱世  樱酱  弗逼  施板  清枫  垂年


《与你》



  最后一点儿夜色也顺从着柔滑的天幕落下来,褪散在朦胧的山影后;光芒从枝叶半大的隙里、攀满雕琢的鲜花的铁栏间升起、浮动,从软软搭落窗台的纱帘上穿透来了,将一切的棱角都抚作了一片的柔软。艾米丽·琼斯小姐直面着这灼灼而圣洁的天光,于是她便紧拥了怀中的英/国姑娘,慢慢转开眼;她亲爱的罗莎·柯克兰小姐正面朝着她,阖着柔嫩白皙的眼帘,她柔软的金发漫过她细嫩的肌肤,散落在被单同样柔软的褶皱上,她有些儿大的睡衣从清晰可见的锁骨滑至了肩头,细细柔柔的手臂轻轻搭在面前的枕头上。姑娘平缓而温热的呼吸像从花田里拂来的微风,温温柔柔地从她手背上掠过,又依恋地驻足了。艾米丽为她拂开落在鼻翼上的、被天光晕成奶金的柔软发丝,将个早安吻轻轻飘飘地落在她的眉心;姑娘长长的睫羽像蝶翅那样轻灵地翕动,露出片还朦朦胧胧的翠绿来,像极了浓雾笼罩的、初日方升的幽林。罗莎还不大清醒,因经了一夜而发干的唇边溢出细软的呓语,接着她便半垂着眼任艾米丽凑前来亲吻她柔软的唇,将手搭在了对方的腰上。

  “罗茜,起——床——啦——!”深知恋人脾性的美/国女孩碰碰对方的鼻尖,为她分清了散乱的额发;罗莎眼底的雾气一点点、一点点地在天光里散尽了,她的侧脸在愈亮的光芒里耀着漂浮的金色。姑娘坐起身来,将长长的金发梳理好了——那太过柔顺的长发从未添过麻烦——,垂着脚坐在床沿。

  艾米丽从温暖的、散着一点儿玫瑰芬香的被窝里向她靠去,姑娘只穿着她柔软的白色睡裙,经了天穹那缕光芒的穿透,她纤细的腰肢便只被浅浅薄薄一层白雾若隐若现地笼着了——于是艾米丽也从被窝里翻身起来,坐在她身边。女孩盯了一会儿罗莎被白光包拢的面颊,松开环在姑娘腰上的手,将拦在天光前的纱帘向两边拉去了;积在群青山峰间的艳红或是赤金,都朝着穹顶涌去了,天空——这位自由而伟大的母亲——将她们一并从冰冷的黑暗中接来,引着她们到赫里俄斯的身边取暖,让温暖带走她们褪为苍白的泪,她又送走了前来引领赫里俄斯升上天空的曙光女神,将自己隐在了为旭日敛去光芒的白巾后。罗莎轻轻揉了揉眼睛,斑斓而雄伟的色彩从她眼瞳逐一擦过;艾米丽对这自然的变化并无兴趣,她只是如往常那样搂着姑娘,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的侧脸、那双满溢着灵气的眼瞳——事实上,喜新厌旧的女孩也只独独对姑娘始终无法撒手了。

  “艾米?”那位太阳神似乎已在天空寻到了方位,停下他的马车,将光热散与大地;罗莎微微侧过头来,她刚扎的是垂落右肩的麻花,那些金发都在熠熠的光里模糊作一片浅金的色块,她翠绿的眼瞳也染上一片圣洁的白金色,像落霜的森林,更像沐浴神恩的生机。艾米丽听见她温软的呼唤,瞅见她唇边温温柔柔的弧度,便又凑上去轻轻吻了她的唇角。

  阳光穿过了雕花铁栏,斑斑驳驳在床上散下了拉长的影,盛放的玫瑰正亘在她们相融的影子上。艾米丽先将手搭在姑娘柔嫩的手背上,旋即便被紧紧地交握了,无名指上钴蓝的、镶钻的戒指蹭着指根,传递来沁凉的炙热;罗莎边轻轻拿唇擦过她的面颊,边垂着眼去看女孩搭在她腿上的左手:纤长的五指摊开,端正置于无名指的翠绿戒指被天光微微的软化了,显出生机磅礴的嫩绿。姑娘唇角于是又轻轻漾出了温柔而喜悦的弧度。艾米丽微微转过她钴蓝的眼瞳,同抬眸的姑娘的视线撞在了一起,姑娘眼底还盘着未散去的笑意,显出温柔来;于是罗莎又将她们的距离拉开了,面颊上隐约染着点儿天穹交错的红。

  柯克兰小姐拿她纤细的手指温柔地轻抚了戒指上折出虹光的钻石,而艾米丽便趁这时轻轻地、又极显虔诚托住了她举在身前的左手;姑娘不大明白她的意思,只顺着她的动作看向了她,轻飘飘地、困惑地眨了下眼。

  艾米丽终是极轻地笑出了声,她边将那点儿笑意全化作深情的温柔,边用温热的双手裹住了姑娘乖顺垂落的五指,只露出钻戒的那点儿蓝色与虹光来;天光还昳丽着,那儿便飞跃出无数漂浮的光斑,散落在罗莎垂落胸前的长辫里,将金色的长发染作了绮丽。罗莎转了转视线,末了便将目光只落在艾米丽被染得柔和的面庞上了。她的女孩喉头一动,似是有点儿紧张地吞咽了口水,飞扬的、夺目的光彩便洗刷过她明亮的蓝眸,从澄澈的结晶体里剖出女孩那片真心来;艾米丽将她的手轻轻举起一些,然后轻吻了那枚钻戒。

  “…艾米,”她尝试着用力,而艾米丽并未禁锢那只手的自由,她轻而易举地将它与对方温热的、比她大上一圈的手相扣了——拘谨的英/国姑娘喜欢这个姿势,艾米丽便从不大情愿,转为了主动来同她十指相扣——,她的女孩此刻是少有的紧张,——想到这儿罗莎便又勾唇笑起来,“怎么了,当时你为我戴这个——可远比现在从容哦?”

  “难道你没有…,和我一起、走下去的自信吗?”姑娘的声音温温软软,面颊与耳尖都抹开了柔软甜腻的嫩粉;她挑衅般抬起女孩搭在自己腿上的手,也将吻落在那片与她眼瞳同色的翠绿上。姑娘拂开从耳后跌滑的碎发,任艾米丽用被钻戒圈箍的手抚上自己的面颊来,在对方凑上来时极轻地剖白心意,“……不管怎么说,我只认你一个。”

  她们便在天光里与彼此交换了一个满含心意的吻。



评论(11)

热度(23)

  1. 原上草凄白莲圣教 转载了此文字
    放弃挣扎.jpg 最统一的评论区了我能怎么办?????? 除夕快乐! (还有十分钟祝我生日快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