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圣教

hi 这里是白莲的亲友团!

【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

【WF】烂苹果

说是要写搞笑段子的怎么变成这样了???





0

本来事情没有那么诡异。

直到辞隐发现不知何时去庙里买的护身符碎在自己脚下,下班回家有猫死在自家门口。

他是唯物主义者,不信鬼神。想把一切当做是恶作剧时,背后突然有人在耳边吹了一口气。

很凉,很轻,却把辞隐惊出一身鸡皮疙瘩。

大半夜的,有什么声音在楼层他会听不见?怎么可能会漏了一个人。

可是,他上楼时没觉得自己背后跟着人。

一声“叮”引起辞隐注意,一望便见电梯幽幽开了门。

……辞隐觉得不太妙。

今早他上班出门,才看到有通知说电梯需要维修好几天。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修好了,就因此他也不可能晚上走楼梯。

所以……为什么开了?



此时整个空间的时间好似静止,静寂的氛围快把人窒息而死。辞隐好像看到眼前不远处有什么东西在晃动,如同垂在一条绳上,浮在半空慢慢的晃,把辞隐刺激得头皮发麻,气都喘不过来。

当那个东西在靠近自己时,他立即感受到了危机,迅速朝楼下跑,声控灯被他急促的脚步声全都点亮起来。

可他绝不知道,出了这个公寓,才是真正的开始。





1

辞隐的心理素质很强,出了小区门口迅速从刚才的紧张放松下来,并眼里藏匿警惕,拎起路边被谁丢的钢管,往空气撒气般四处甩甩。

他还是觉得自己过度劳累了,出现了什么幻觉,但回去是不可能回去了。他打算在酒店住一晚。

辞隐总觉得有什么违和感。现在是深夜,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唯有围绕在路灯的飞蛾还想着扑火。

辞隐不可见地轻叹一声。他当时真的是被吓到了,居然没想到把车开出来。不过所幸的是他所住的小区在市中心,走去酒店也不耗费多少时间。

他一惊,才感觉违和感从何说起。平常市中心就算再晚还有声音弥补过于寂寞的心,可现今除了他的呼吸声和昆虫鸣叫,连一丝风意都不堪打破此刻沉寂。

都快走到东阳大道了,还是一个人影都瞧不见。

辞隐甚至都觉得自己现在在做梦。



好像有什么看破了他的心思,当辞隐转弯到东阳大道,终于看见有几抹背影。正放下悬着的心,辞隐身子猛的一愣,不敢往前迈步。

那些“人”没有影子。

他垂眸瞅了眼手中的钢棍,暗骂一声。




2


“哟,辞总?”

辞隐循着熟悉的声音望去,一名戴着银丝边眼镜的男性正好在马路对面,手拎公文包,看上去是刚下班。

“何悲?”辞隐诧异道,“你怎么在这?”他攥紧了手里的武器,极其怀疑面前的“何悲”是什么东西变的。

“我刚下班啊,绿灯了你还不过来吗?”何悲微微眯起亮蓝色的瞳孔,嘴角勾起莫名的诡异笑意。

辞隐闻到什么腐烂的味道,却是再也提不起神,脑子一白痴痴地走向马路中央。




“辞隐!!”

呼啸而过的卡车从惊醒过来的辞隐擦肩而过,他震惊之余还不望卡车的驾驶座,顿时心如同坠落在冰点。

没有人。

骤然出现的嘈杂声像传销一样疯狂挤进感官,辞隐被吵得头痛欲裂。救了他一命的查德还叫痛着呢,一抬眼就见压在身上的男人脸色苍白,无力撑起身体。无可奈何,查德把辞隐扶起来,蹙起眉头望着回不了神的人。

“辞隐,你没事吧?”

辞隐摇摇头,问道:“何悲呢?”

“他的话,还在公司加班吧。”

而听到这回答辞隐的不安却还是没能消磨,他从口袋掏出手机拨打何悲的电话号码,对面给的回答竟是空号。

一刹的凉意浸没全身。








tbc





我靠被自己的后面的脑洞吓出一头汗 以后继续吧!!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