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圣教

hi 这里是白莲的亲友团!

【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

【旭九】背德

I'll do it myself.[smoke]         -Nine Tang

---《背德》

说实话,唐九辰还是很讨厌唐旭洲的。

他讨厌他总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讨厌他口无遮拦从不怕得罪人,讨厌他可以不用看别人的脸色生活,讨厌他能够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他讨厌他们是兄弟。

兄弟的关系总让唐九辰有一种负罪感,明明做坏事的人不是他,可觉得心虚的人只有他一个,他让自己看起来玩世不恭,用不正经掩盖内心的慌张。

唐旭洲总能面无表情地做着令唐九辰脸红心跳的事,兄弟俩长着一模一样的脸,唐九辰却始终控制不住自己,像一个瘾君子一次又一次地接近触碰名为“唐旭洲”的毒。

所以他讨厌唐旭洲。

他很少看到他笑,即使在床上也是。唐旭洲只会从背后抱住他,在他的耳边说“我爱你”,暗红色的长发凌乱地披散在肩头,搔得唐九辰的耳根痒痒的。

兄弟俩一直很隐秘,至少在唐九辰眼里是这样的。他们在安静的房间、在无人的花园、在礁石的角落、在郊外的车内,做着与“血亲兄弟”毫不相关的事情。每到这个时候,唐旭洲很少有表情波动的脸上满是专注,好像这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事;唐九辰也会收起他游戏人间的伪绅士风度,在哥哥的身下放浪形骸。

他们熟知彼此的弱点,轻轻触碰就会带来剧烈的反应,唐旭洲对这件事永远乐此不疲。他不善言辞的嘴却能用一个吻就让唐九辰丢盔弃甲,揪着他的上衣喘息着喊他“哥哥”。他沉醉于兄弟之间的快感,这让他兴奋,而且也只有唐九辰能让他展现出人前从来不会露出的表情,温柔也好宠溺也好,这些都是唐九辰才能看到的。

而唐九辰却一直为这样的关系感到不安。世俗的眼光紧紧跟随着他,道德伦理时刻在他耳边回响,他感到崩溃。忘记这些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获得安慰,每当二人合二为一的时候,唐九辰就会忘记那些令他痛苦的事情。如此恶性循环,他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

可是他逃不了,也不想逃。


(我写不下去了…我去背毛概了,世界再见)

评论(1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