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圣教

hi 这里是白莲的亲友团!

【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

【白莲】Cats

《Cats》

>> 估计是世界毁灭了然后稀奇古怪的妖怪都蹦出来了(什么
>> CP向自行判断(。
>> 我没有人设 所以是我流人设(ntm

      未熟的肉,未燃的蜡,未尽的嘴角银线。







《Cats》



辞隐苏醒于黑暗和废墟之间,在灰尘中挣扎精神。

他全身细胞都叫嚣着疼痛,不仅如此,他觉得自己的四肢失去了知觉。在朦胧中,灰扑扑的脸上无意触碰熟悉的黏液,他的嗅觉暂时被古怪的气息霸道占据。

好像远处有什么动静。

有人类在大哭尖叫,企图在血盆大口中夺得一丝生机,红色的眼泪还未被土地吮吸便被侵入者吸入口中,咂咂嘴跟美食家评价好坏;断指残臂在这片火海毫不见惯,他们用锋利的指甲充当刀叉,切掉闹腾小孩的脑袋;高贵的妖怪难得褪下衣裳,在流不干的血海中徜徉欢笑,暗夜的使者睁开双眼,自天际坠落带来了无边无际的罪孽。
他们在狂欢。

是灯塔施舍的光线让辞隐瞧见了近在眼前的死尸,在震惊之余张开的嘴,干瘪尸体的最后一滴血水滴在舌尖,产生了灼烧的疼痛感以及干渴许久的甘甜。辞隐总算有了点活着的感觉。

他装死躺在原地不知多久,等那些不知名的东西声音小点之后才动了动胳膊。谢天谢地,他还是完整的。辞隐掰开了面前对他有滴水之恩的恩尸,在快散了架的水泥之间匍匐。正巧,没爬多久,他就听见在自己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闷哼声。

辞隐几乎没有犹豫,嘴里的名字立即蹦了出来,“九辰?”
“操……”唐九辰的声音哑到不行,“快把老子弄出来……”

辞隐循声而去,便见那位不可一世的黑帮一把手被身上的金属器物压得喘不过气。唐九辰虚弱得睁开眼,见是辞隐,又安心地阖上。
“你怎么样?”辞隐一边躲着泛着血腥气的尖锐物体,观察好头上的架势一边尝试着借力将对方身上的重物移开一点。
“半死不活。”唐九辰话音刚落,耳边就突然炸起巨大轰响,紧接两人周身麻烦的物体全都被狂风刮到不知何处。

两个大男人正愣神间,头顶便出现了一道优雅气质的女声,语句如同毒蛇散发的寒气幽幽地沿着各自的脊骨往上爬。

“瞧我,多不小心。”莉兹合上骨扇,捂嘴偷笑,“差点漏了两只小野猫呢。”










至高的吸血鬼被对方按倒在床,如同天鹅的颈脖诱惑着初生的婴儿将獠牙刺入肌肤。何欢本亮蓝的瞳孔变得猩红,初拥之后得到重生的心跳以及不再泯灭的饥渴,她一刻也等待不了,甚至恨不得将眼中的男人吞噬入腹,任他的血液在自己的身体里沸腾。

“哥哥、哥哥……”
何欢急切地盼望道。从起初的坐姿干脆趴在何悲身上,双手紧紧攥住男人耳边的纯白被单。她的獠牙狠狠把何悲的肌肤划破,陷进其中的甘甜和热烈。她的渴求似乎没有止境,但男人并不在乎,还难得眼里流露出柔情,像安抚一只小猫抚摸着妹妹弓起的背。

“乖,都是你的……”

直至血液浸染纯白,何欢的眸中才化为清明,但更多的是疯狂之后的无神。何悲深深地望着她的模样,将她残留在嘴唇的鲜甜顺着弧度划过,留下刺激性的电流和一片火。

后来是何欢先俯头咬住了何悲泛白的嘴唇,接着把舌头悄悄深入对方的口腔,让他品味下自己是要有多美味的气息。男人知道他的妹妹更喜欢掌握主导权,便任由舌头在自己的上颚挑逗,自己就只是把含笑的猩红双眸专注于她的痴迷,在嘴角流下不可捉摸的呻吟,当作是奖赏。看女人被激起更多的征服欲和支配欲,何悲就仿佛置身于天堂。

最好把你永远锁在我身边,只知道要我。





靠写不完了  不写了(甩笔
以及水仙真的很好吃 快来个人满足我

评论(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