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圣教

hi 这里是白莲的亲友团!

【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

内战



*伪全员 拉普拉斯内战背景 何欢打完跑了(途中经过政府内部人员帮助 but是个人意愿) 唐九辰去追



0.


至此拉下帷幕,她追求的是全身而退。施板望着那抹身影,他垂下眼眸,紫色的夕阳让他有种梦幻的迷失感。


真的就这样就可以了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吗。


也知道,如果总有一天他们要离开,这个舞台将不再运转,记忆将渐渐消散,曾经在这里的,也未曾变化。




1.


唐九辰赶到的时候,在场的只有施板一个身影。不需要猜测,何欢已经走远了,那个少女,怀着必有的决心离她而去。


拉普拉斯的道路尽头竟是如此吗……他花了多少年,从继承家业开始怀有这一颗复仇的心却在构建出拉普拉斯之后造成他与何欢走上分裂的第一步。平常两个人对待他人都是嘻嘻哈哈,相处融洽,但实则在一起便是水火不容的。虽然见面总有无法避免的互相嘲讽,但是曾经刻进骨子里的情谊是不可磨灭的。


他相信他们身上是有相同气息的人,可是何欢又总是这样难以捉摸,似乎是不想让别人彻彻底底了解她,这个连尸体都敢鞭抽的女人没有像她外表一样可爱的心,往往意气用事却总能全身,或者遇到些狗屎运,抑或是一种魅力。


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那是笨蛋的做法,那是最不负责、逃避的做法。


他在心底这么谴责道。但这点道理,谁不明白呢。


他现在甚至连枪都没有拿出,施板并没有像之前见面那样杀意浓浓,他淡金的眼眸看着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不有伤口的唐九辰。辞隐紧跟在后面,嘴抿成一条线,他的神情此刻是严肃的,与那个平常轻浮的他完全不一样,现在拉普拉斯正在内战,以唐九辰现在的伤势对上施板并不是一个明确的选择。只能说这次何欢的离开与政府扯不开关系,如果有施板参与其中。他手上的枪蓄势待发,如鹰一般警惕。


“我是不会参与你们内战的,回去拉普拉斯疗伤是你目前最好的选择。”他淡淡开口,没有丝毫要攻击的意思。


“她离开了吗?”唐九辰像没听到他的告诫般喘气道。


“没错。这次政府并没有参与,我只是想说明一下,莉兹和何欢关系不错,走这条路得相关人员来带一下。”


“何欢的位置,告诉我。”唐九辰简单地包扎着伤口,刚才被子弹擦过的手臂还隐隐做痛。


“哈,一个内战就把你搞得那么狼狈,等等……一个,两个,三个……有两下子的啊,你的手下们。”


“对于政府阵容,拉普拉斯意见保持一致。”不知从哪里出现的艾清枫举着枪对准了靠在那里的施板。“我也想快点找到何欢欢,可以请你告诉我她的位置吗?”


“拉普拉斯最不缺的就是杀手。”唐九辰低声警告。但同时他也注意到清枫身上出现的红点。



“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我也就不会站在这里了。”施板嘴角勾了起来,看来他是打着必胜的算盘“自投罗网”。



政府有名的狙击手恐怕此刻正潜伏在某地。这样下去必定是两败俱伤,在这种关键时期再多一个敌人也是困扰。


“虽然只是我个人的感觉,你留不住她的,唐九辰。不过既然你想知道她的位置的话……因为莉兹不在,我觉得我可以和你们做个交易。”



(施板的交易当然是跟何悲有关了233)



2.


“真的这样就可以了吗?”对讲机里黎哀有些担忧的声音传了出来,“你一个人去?其实我觉得你和何欢之间不需要一刀两断,虽然这次的军火很足,但请不要滥用在她身上……”


“谢谢你啦,黎哀,但是这次我需要和何欢单独谈谈。”唐九辰在高速公路上疯狂行驶着,就像赛车道上一样所有的车对于他而言都是往后顺着去的,因为他速度实在太快了。夜色已经变成又深紫到蓝的一块,他突然一掌拍在车转盘上,“怎么可能让你跑掉……!把拉普拉斯内部搅得一团乱,想跑就跑……我不允许啊!”车子加大了马力。

“老大,我的车,麻烦你悠着些。”


“知道了,我要闭麦了。”


“别吵架啊。”辞隐最后一句从对讲机里传出。


“不会的……我一定会把她带回来的。”


何欢要渡船离开,离码头也越来越近了。最新的一批船货黎哀已经查明,何欢将在这艘货船上,为了避开他竟然选择走水路。的确,现在国家之间偷渡现象也特别多。本来有何悲在那里妨碍,半天才查清楚……希望时间来得及。他大踏步下车,腰间的枪被黑色外套遮住,来来往往装货的集装箱都在码头放置着,他不会看错的,就在那边,那个身影!


对方好像也立马意识到他的存在,赶忙往集装箱多的地方躲藏。一眨眼就不见了,唐九辰立马像她消失的方位追去,码头的灯光只能照出一部分来,很大程度影响了他的视觉。那个身影正往集装箱上面爬,正运着最后一盒子就是它了。之后便是船启动的时间。


他也爬上去,尝试去抓那个高跟鞋,结果对方直接狠狠地一脚踹下来,差点踢在他伤口。


“你他妈是不是有病?”他没忍住大吼一声。


对方还在往那个高处的集装箱上爬,他也连忙赶上,在最后一秒扯住了女人的手腕。


的确,想要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如果有谁还紧紧握住你的手的话,你怎么会忍心舍弃掉呢。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他几乎满面都是泪水,是一种决绝的怒吼。


“想要丢下我一个人走,”他回头朝她看去,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愣住了,“别以为你是什么漫画电影的主角,少说笑了!”


“别这么混蛋,何欢。别这么混蛋地丢下我。”


即便你知道,但是你也知道你不可能留住的,既然暂时不能走,就让时间来慢慢冲淡一切,慢慢冲淡到她不再需要你,你再带着微笑慢慢退出。



3.

太险了……要不刚才有提醒,自己估计早该暴露身份了吧。柒君呼了一口气,将枪悄声收了回去。果然不能激动行事啊,看太多枪对准施板忍不住慌了一下。



4.


“好像那边已经解决了。”辞隐连接电话后,叫来了新的车。“走吧,各位,拉普拉斯的内战,差不多该画上休止符了。”




5.

“太好了呢。拉普拉斯的各位,缘见。”夜色已深,施板的身影没入夜色之中时,红点也终于跟着消失了。


一场新的战役即将到来。




其实我就想写对话 好多我都省了(闭嘴)
场景什么的我都没补充 全凭想象
能耍帅的都给耍了
拉普拉斯内战over😂😂虽然政府这边还是不怀好意

评论(10)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