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圣教

hi 这里是白莲的亲友团!

【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

[米英]梦境深处

————————————

新春活动——猜猜我是谁

请在下方评论区猜测该文作者

参加人员:九辰  辞隐  黎哀  麋  乱世  樱酱  弗逼  施板  清枫  垂年


《梦境深处》


”我做了一个噩梦。”

柯克兰先生十指交叉,碧绿双眼下黑眼圈挂在白皙皮肤上显得尤其突兀,拇指焦躁不安地互相摩擦,他盯着医生的样子看起来有点紧张。

”梦到了什么?”

”不...准确来说,是很多个噩梦。”

亚瑟柯克兰总能感觉到身后时不时传来的炽热视线,那双眼睛的主人是低他一个年级的学弟。

”柯克兰学长。”

那个学弟总是带着笑围着他转,但那笑容中又缺了些什么,显得空洞而虚假。

”你是谁。”

”○○○○○。”

”我说过很多次了,不要跟着我,我对男人没兴趣。”

”可是学长,我知道你有男朋友。”

学弟的眼睛似乎闪过一道狡黠的光,看得亚瑟背脊发凉,如果再不离他远一些的话,会死的。

那个带着笑的学弟依旧每夜每夜都会入侵他的梦境,他笑着叫他”柯克兰学长”,声音清脆,直到亚瑟第二天醒来依旧徘徊在他耳边。亚瑟身边没有这样一个人,他已经工作两年了。

起初亚瑟将这些奇怪的梦归为设计工作太过繁忙引起的,他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但那个学弟似乎变本加厉——。

”你确定身边没有这样一个人吗?”

医生扶了扶眼镜,表现出轻松的模样问。

”不...我敢确信没有,蓝眼睛,金发,咋咋呼呼的,这样高调的人如果我认识的话怎么可能忘。”

”说来也是,也许是有过一面之缘呢?”

”不知道,不过他跟医生你似乎长得有点像。”

”柯克兰学长!”

亚瑟回头,那个学弟坐在他后排激动地挥舞手臂跟他打招呼,顾及着在上课学弟的声音刻意压低,但依旧掩饰不了那份激动。

”你也是这个专业的吗?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叫○○○○○!是物理系的!学长你记得我吗?”

”不,不记得。”

讲台上的老教师正在自我陶醉唾沫飞溅,好运气亚瑟意外地没有听课,他托着下巴思考这个学弟的存在,他听不清他的名字,也不看不清他的模样。

也许学生时代有过这样一个印象不深的同学,亚瑟这样想着,不过在梦中能够独立思考,还真够神奇的,他勾了勾唇角不再在意这样一个梦。

”现在听起来你的梦没什么可怕的?”

”是的医生...可怕的事,后来我梦见了他,后来,在梦中的我离开学校很久以后。”

亚瑟毕业了,经过几年的奔波,他终于找到了一份合适舒适的工作,在一个不错的服装品牌下做设计师。这与他本身的情况相同,会梦见也不意外,亚瑟这样判断着推开公寓的大门。就在他关上门的那一瞬间,一只大手卡住了房门。

”柯克兰学长!”

那个学弟出现在了他门外,笑容依旧堆满了他的脸。

后来,无论他去哪里,身后都会如同鬼魅一般传来一声:”柯克兰学长。”

”上一次梦见他是什么时候?”

”昨天晚上,先生。”

”你们在做什么?”

”他出现在了我的工作室。”

”这样吧,我给你做个催眠,也许你能找到原因。”

医生把他扶到沙发上躺着,古旧的怀表不断在他眼前晃动。

亚瑟感觉到视线范围渐渐变窄,扭曲,最后虚无,在他再次睁开眼睛时,那个学弟站在他床边。

这次不是柯克兰学长,他叫了亚瑟的名字。

”亚瑟?做噩梦了吗?”

”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阿尔弗雷德啊,亚瑟?你不会做个梦把脑子弄坏了吧。”

无法拼接的碎片和梦境一起混合在亚瑟的脑海中完整起来,低他一届的物理系学弟阿尔弗雷德,总是偷偷看着他的阿尔弗雷德,为了接近他跟着他听大课的阿尔弗雷德,毕业多年后再次在他家门口偶遇的阿尔弗雷德,最后与他同居的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他的恋人。

亚瑟扑上去抱紧阿尔弗雷德的腰,埋进恋人的怀抱深呼吸几下,他说。

”我刚刚做了个噩梦。”

”梦到了什么?”

”梦见我不记得你了,你也不认识我。”

人生若只如初见。

FIN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