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圣教

hi 这里是白莲的亲友团!

【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

[米英]有关恋爱

————————————

新春活动——猜猜我是谁

请在下方评论区猜测该文作者

参加人员:九辰  辞隐  黎哀  麋  乱世  樱酱  弗逼  施板  清枫  垂年



《有关恋爱》



*HP设双蛇院





“真不知道分院帽为什么会把你分到斯莱特林。”整理好了一地的狼藉,亚瑟挑起一边的眉毛,一脸不屑是看着阿尔弗雷德,“你应该属于那群人。做事冲动,十分的自我主义。”




“可是你在这儿啊。”阿尔弗雷德笑嘻嘻的看着亚瑟,“如果英雄在格兰芬多的话,你还能每天见到我吗?”




“那么,我能认为成你是在跟我说情话吗,亲爱的阿尔弗雷德?”亚瑟白了他一眼,重新支起那口坩埚并往里面丢了一只椒薄荷。




“当然是——不能了,我亲爱的亚蒂。”阿尔弗雷德笑吟吟的,随后不知往亚瑟的坩埚里撒了些什么,接着那锅药水又一次宣告报废。




“如果你是来找茬的,我并不介意在课后和你进行决斗。”亚瑟眯起眼,他掏出了自己的魔杖,“当然如果没人介意的话,我也不反对在这儿就让你颜面扫地。”




“说真的,谁让谁颜面扫地可还不一定呢。”阿尔弗雷德还是在笑,只是他的眼底多了一丝冰冷,“嘿,英雄并不想让‘无比骄傲的柯克兰家族的后代’变成‘被英雄打败的丧家犬’。”




“如果你只是想让我难堪的话,那么恭喜你。”亚瑟抿着唇,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么一句话。随后,不等阿尔弗雷德再说什么,他便拿起自己的书,伴着下课铃离开了魔药教室。




虽说身为同学院的学生,他们应当友善相处。但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偏偏就要做那个例外,几乎天天都要拌嘴,时不时还会来一次决斗,然而在这两个高等生的战斗里,他们永远都是势均力敌的。




“所以说,你们又在课上吵架了?”弗朗西斯——这个拉文克劳的大红人——有些无奈的靠在一片的柱子上,一手捻着自己的发梢,说道:“哥哥还从来没见过喜欢人带这样喜欢的。”




“谁告诉你我喜欢他了?”阿尔弗雷德看着他,眼睛里满是警惕。




“呃……我瞎猜的。”想了想,弗朗西斯还是选择把那句“去年你喝醉之后把吐真剂当酒喝了”的这句话给咽了回去,“不过你要是真喜欢那家伙,又何必要这么做呢?”




“这么做不就表明了我不喜欢他吗?”阿尔弗雷德的语气欢快起来,“走了。”





“唉……”弗朗西斯无语的看着阿尔弗雷德的背影,他摇了摇头,颇有些心累,“一个两个都这样,坦诚点不好吗?”





说到他们这届的学生。阿尔弗雷德与亚瑟绝对是令教授们最省心又最头疼的学生。说他们省心,是因为他们俩都是高材生,学魔咒记知识总是十分轻松。说为他们头疼,自然是因为他们之间那令人无语的关系了。






“今天怎么样?”晚餐时,教授们习惯性的问候着。





“唉……一点也不好……”魔药学教授苦了脸,“那两个小祖宗又打起来了。”





“辛苦了。”众人了然,纷纷向他投出同情的目光。





“这两个小祖宗天天这么闹也不行啊。”格兰芬多院长喝了一口南瓜汁,提议道:“再过两天不是有个活动需要两两分组吗,把他俩分到一起吧。就算是磨练了。”





“这是个不错的提议。”校长点头,同意了这个提议。





解决了一桩事,诸位教授的心里也不免放松了一把。开始小声交谈着,聊着些有趣的小故事。





“……看起来教授们心情不错呢。”聊着天,马修看了一眼教授席,微笑了起来。但处于对峙阶段的两位主角显然没有接他话的意思,于是,马修顿了顿,接着道:“嗯……你们对于后天的历练,有什么看法吗?”





“那还用说吗?”阿尔弗雷德轻笑着,眼中满是轻视与不屑,“第一当然是英雄我了。”





“我已经开始期待你哭到打嗝的样子了,阿尔弗。”亚瑟冷哼一声,轻呷一口面前的饮品。





“谁哭还不一定呢,亚蒂。”阿尔弗雷德也笑着,“不如我们来打赌吧,谁输了,谁就答应谁一个要求怎么样?”





“求之不得。”亚瑟道,“你先做好低声下气乞求放过的准备吧。”





“那应该是你,亚瑟。”阿尔弗雷德阴阳怪气的说。





“那我们走着瞧。”亚瑟冷着脸将杯子放回桌上,接着起身离开,结束了这场无聊的谈话。






但无论如何,他们都想不到,两天之后看到对方和自己手中同样颜色的晶石时,自己的脸色有多么难看。





“这可真是……”亚瑟嘶嘶的吸着气。





“糟糕透顶。”阿尔弗雷德友好的替他说完了,“说真的,可以申请换队友吗?”





“抱歉我亲爱的孩子,但是,不行。”老教师带些歉意的朝他们眨了眨眼。





“那好吧。”阿尔弗雷德耸肩。





“所以说,你还打算继续浪费时间吗?”亚瑟蹙眉,“别的小队已经出发了,亲爱的大英雄阿尔弗雷德先生。”





“那走吧。”阿尔弗雷德也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先说好,打赌依旧算数。”





“当然。”亚瑟点头。





当一个很厉害的人与一个普通的人组队,那么对于普通的人来说就是躺赢。而当两个厉害的人组队,特别是两个互看不顺眼的,对别人来说,就相当于灭顶之灾了。





就好比说现在的阿尔弗雷德和亚瑟。





他们两个就像是赌气的孩子。当亚瑟比阿尔弗雷德稍领先一点时,亚瑟便会挑衅的朝阿尔弗雷德那边看一眼;而当阿尔弗雷德领先亚瑟一点时,阿尔弗雷德则会带些小骄傲的朝亚瑟哼一声。





然而,也不知是这两个人太多投诉,还是他们这种行为引起了群众的不满进而得到了报复——总之,在一个不留神后,他们双双掉进了一个类似于陷阱的坑里,并且还是那种加了咒语的陷阱。





在第十二次挥动魔杖无效后,亚瑟收回了手,脸上沉闷的看向天空。





“都给你说了没用。”见他终于停下,阿尔弗雷德懒洋洋的开口道,“比起废无用的力气……不如关心关心你的腿。”





“我怎么样不用你管。”亚瑟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嘿,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吗?”阿尔弗雷德立马反抗,“如果不是有英雄,你现在可不是骨折那么简单了。”





“……这不是很奇怪吗。”亚瑟的声音闷闷的,他的眼睛里也透露着几分迷茫,像是一只陷入迷途的猫咪。





“什么?”





“明明讨厌我,却还要救我。”亚瑟扭头,眼睛里是阿尔弗雷德看不懂的情绪,“你不觉得你很矛盾吗?”





“这……”阿尔弗雷德挠了挠头,略有些焦躁的咬了咬下唇,随后他叹了口气,有些沮丧的道,“你还看不出来吗……”





“你是指……?”





“嗯——我想,大概算是喜欢你,这样?”阿尔弗雷德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不过你应该很讨厌我?反正你的表情是这么说的。”





“但是——据我所知,你说过很讨厌我,这样的话。”亚瑟慢慢悠悠的借口道,“‘这么做不就表明了我不喜欢他吗?’你是这么说的吧?”





“……”这话挺耳熟的,好像真是他说的。






“可能,你记错了吧。”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





“哼。”亚瑟闭上眼,不再理会他。





阿尔弗雷德又挠了挠头,轻咳一声不再吭声。





“其实……也是有那么一点的……”亚瑟突然又开口道。他闭着眼,脸上似乎还拢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喜欢你什么的……还是有一点的。”





“滴答——”阿尔弗雷德愣住了,亚瑟的话,像是一滴水,滴在他的心间,荡起一阵涟漪。





……





“说起来,你是不是还忘了点什么?”几个星期后,在圣芒戈医院里,阿尔弗雷德一边给亚瑟小苹果一边道。





“你是说,那个赌约?”亚瑟眯着眼,“你想说什么。”





“你要知道,亚蒂。虽然后面我们没有再参加,但是——我们的赌约还是奏效的。”阿尔弗雷德说得极快,像是已经想过很多遍了,“你记得吗,到了最后,你比我,还差了那么一点。”





“那么,你想让我干什么?”





“我想想——”阿尔弗雷德学着亚瑟的样子眯起眼,随后轻笑道,“以恋人的身份,永远留在我身边,怎么样?”






/END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