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圣教

hi 这里是白莲的亲友团!

【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

[米英]Error

————————————

新春活动——猜猜我是谁

请在下方评论区猜测该文作者

参加人员:九辰  辞隐  黎哀  麋  乱世  樱酱  弗逼  施板  清枫  垂年



《Error》



大地在崩塌,海洋在咆哮,天使在其中张开污秽的翅膀,发出尖叫。

它们对他说,快跑吧,快跑吧。

逃离这个满是错误的世界。

乐园就在无法到达的前方。


亚瑟柯克兰警官坐在办公室唯一一扇窗前,伦敦一如往常的阴暗将他压得几乎无法呼吸。他想要做一件足以称得上是疯狂的事,以此来彻底解决这股让他难以入眠的窒息感。

杀死那个杀人魔,那个1923号囚犯。

他将拳头握紧,直到指甲深入血肉的痛感传来,才无力垂下。

他怎么能有这种想法!他是个警察,是一个忠于国家,忠于女王陛下的警察!怎么能……怎么能……因为一己之私……去杀一个犯人……

他感觉诡异的阴暗愈发浓重起来,将他团团包围,从细小的毛孔渗入他的身体,控制他的行动,占据他的大脑。它们在敲击他弱不禁风的心脏,那是拷问,是酷刑,是诱惑。

他必须要去杀了他。他的大脑如此说道。不仅是为了自己,也为了阿尔弗雷德。若一个罪人的死能够换来两位天使的复生,就算是上帝也会这么选择。

他站起身,摘下佩戴在胸前的警徽。

手掌流出的血液在逐渐变得黢黑。


亚瑟柯克兰是一名优秀的警察,他公平、善良、包容,几乎毫无缺点。他的同事们总是戏称他为亚瑟王,圆桌骑士之首,高高在上,不可触摸。

但就算是圣人,也有不堪回首的过去。在亚瑟还是一名刑警的时候,曾救下一个被恐*组织抓住的男孩,阿尔弗雷德。那个男孩似乎对组织特别重要,他住在最好的房间,穿着最好的衣服,除了不能自由行动外,几乎活得像一个王子——住在天鹅湖监狱的王子。

他保持了孩童最纯净的天真,在亚瑟破门而出时,他甚至哭着问,为什么要杀死他们?他们都是善良的好人。

阿尔不能接受任何肮脏的东西。这是亚瑟在看到这个天使的第一想法。他要把他保护起来,即使阿尔将来会怨恨他,但至少在他尚未觉醒的这段时间,他的脑海会深深烙印下亚瑟柯克兰的痕迹。

亚瑟将他顺利带到15岁,这期间不断有杀人魔的杀人惨案被送到侦查小组,他对此担心不已,却不认为这个杀人魔会将视线转向阿尔。那次行动结束后,关于阿尔的一切都被他做了手脚,所以这个世界上不存在“阿尔弗雷德”这么一个15岁孩子,如果有,那也只是个刚好重名的家伙罢了。

他收拾好上周杀人魔犯案的资料,转身走回被各种高科技防盗的“家”中。他还要为阿尔庆祝他的16岁生日。这值得纪念,又值得警惕,因为这意味着阿尔离觉醒又进了一步。

白鸽的羽毛散落在地,凄惨的姿态宛如一个陨落的天使,满是血污,倒在绽放的血玫瑰上,诡异的美。

那是英国的国花,骄傲的红玫瑰,也是杀人魔手下所有遇害者的归宿。

阿尔死了。

死在一个活在最阴暗面的人的手上。

亚瑟原本是个最为正统的无神论者,他相信科学,相信宇宙,不相信人们赞颂的上帝。但在此刻,他跪倒在白鸽的尸体前,用最虔诚的态度向上帝祷告,又或是诅咒。

他希望他的灵魂和那个人一起燃烧,不论是多么非人的痛苦,只要能让那个杀人魔痛苦死去,就算是永远不能迈入人间,他也心甘情愿。


而现在,这个机会就在眼前。他可以借着巡逻的便利,握紧手中的剑,将自己和那人的胸膛一起刺穿。

尽管这是错误的。

他甘之如饴。


又一个夜。

一个无比静谧的夜。

玫瑰悄悄在伦敦的街头绽开。它们在等待,等待那个赤脚踏入荆棘的圣人。

他来了,赤着脚,和哑光的利刃一起,走进错误的深渊。

亚瑟柯克兰,他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叫着自己的名字,亚瑟柯克兰。

他的身体里面填充着奇怪的东西,它们在血液中穿梭,有时刺穿皮肤,在伤痕累累的身体表面留下玫瑰的烙印,有时突进大脑,让他陷入一场场难辨真假的幻境。

他一遍遍叫着自己的名字,只是妄图让仇恨的火焰再猛烈一点。楼梯记住了他血红的脚印,如火,难以阻拦。

碍事的栏杆出现在眼前,玫瑰们在上面纠缠,看不见里面的人。利剑斩断玫瑰,它们在哀鸣,在尖叫,在逃离。身体里的杂质震颤着,变成一个又一个错误的代码。

错误!它们大叫着。错误!

牢房里充斥着玫瑰的尖刺,它们向里面的人冲刺,像无畏的骑士,冲刺。

前方是杀人魔,前方是阿尔弗雷德。

他湛蓝的眼睛看向前方,那里是亚瑟的方向。

尖叫,尖叫,漫无边际的尖叫。

阿尔弗雷德死了,杀人魔死了。因为这是亚瑟所期望的。他成了一名出色的殉道者,为了他所信仰的上帝。

但是这一切是错误的。他在脑海中大叫着。

亚瑟柯克兰是错误的。

阿尔弗雷德是错误的。

杀人魔是错误的。

整个世界都是错误的。

跑,奔跑。

他跑向前方。

利剑刺穿他的胸膛。

玫瑰绽放。

他醒了,在错误中醒来。

阿尔弗雷德就在触手可及的前方。


END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