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圣教

hi 这里是白莲的亲友团!

【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

[米英]重逢

————————————

新春活动——猜猜我是谁

请在下方评论区猜测该文作者

参加人员:九辰  辞隐  黎哀  麋  乱世  樱酱  弗逼  施板  清枫  垂年


《重逢》


阿尔弗雷德·F·琼斯想不到他还能重新遇见那对绿眼睛。

***

“你最好在我失去耐心之前把你们的计划告诉我。”阿尔弗雷德的眼睛满是冰冷。

男人带着墨镜,笑得轻狂。他对面前的警探不屑一顾,轻蔑地半倚在审讯桌边的凳子靠背上。他很乐意看见对面的警探的怒火升级,在他引火烧身之前,他很想看看他能到多远。

“不说。”

从那殷红而微薄的双唇中吐露着极具诱惑力的话语,刻意压低的音调以伦敦腔为包裹足以另每一个听到它的人晕头转向。噢,该死,这除了进一步激怒警探以外就没有任何作用了。

阿尔弗雷德冷哼一声,抓起手边的黑布蒙住男人的眼睛。那可怜的墨镜已经被阿尔弗雷德粗鲁的动作糟蹋成数片碎片,此时正缩在审讯室的一角等待第二天发现它的人。

他以此为支点,迫使男人后仰。男人性感的后街就这样暴露在惨淡的白光灯之下,而他耳边的那个翡翠绿耳钉在灯光映衬下更为闪耀夺目。

“我警告过你,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几乎每个聪明人都能预料到。”阿尔弗雷德伏在犯人耳边说道。意料之中,那位犯人的耳尖的一点红瞬间蔓延到耳根,若是再有更激烈的刺激,阿尔弗雷德相信这块布条都保不准被浸湿。

“哈,阿尔弗,你变得没耐心了。”在耐人寻味的话语中,男人伸手摘掉了阻挡视线的木条——绿眼睛,阿尔弗雷德想,这准是让他今天陷入痴迷的魔障了。

“记起来了吗?”

***

男人压着阿尔弗雷德的腹肌,手中握着一杯红酒。他轻轻地晃杯,而后把酒液尽数灌倒阿尔弗雷德的口中。他们在美国西海岸,加州的宝地,金灿灿的海滩。海浪持续拍打着细碎的砂砾,温和热烈的阳光照亮阿尔弗雷德的半边脸。

“你知道吗,我开始喜欢你了。”阿尔弗雷德笑着,把手放到男人线条起伏的屁股上,不轻不重地揉捏了一把。

“拜托,你才见到我五分钟。”

“五分钟?一见钟情只是一瞬间的事。”阿尔弗雷德嗤之以鼻。

男人轻笑出声——他摘下了墨镜,绿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阿尔弗雷德。

“你叫什么名字?”

“River.”男人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他一定说了假名——不然为什么不愿在报名时直视我?阿尔弗雷德皱起了眉。

“OK,Alfred·Jones.”阿尔弗雷德笑了,搂紧了男人,“见到你很开心。”

***

“记起来了吗?”

“早就。我该称呼你什么呢?River?你我都知道这他妈是个假名。”阿尔弗雷德捏着他的下颌,迫使他抬头望向自己。

“你知道吗,”男人冷笑道,“中东那些家伙曾经连续折磨了我十几个小时,只为了得到我的名字。而你现在又能做什么呢,阿尔弗雷德警探?”

“我现在并不需要得到你的名字啊,我只需要你明天的计划。说实话你让我很苦恼,怎样才能让你开口呢?”

“一场交欢?就像那天一样。”

“很好,我就喜欢你这股劲儿。”阿尔弗雷德扬起嘴角,“等我十分钟,我去把摄像头黑了。”

***

开房,做爱,就像他们所熟悉的一样。

阿尔弗雷德打心底为这个男人沉醉了。不管他是否出于真心,亦或是上层社会的玩弄,他都准备一追到底。

他准备追他到哪儿?伦敦,伯明翰,曼彻斯特?他甚至都想辞去他的工作,跟着他的美人跑去英国。他的身手不差,MI6不会因为他在美国呆过就拒绝他吧?他的意思是只要他想,他换几个身份都不成问题。

要是他能忘了他此行的目的就好了。他感叹,若不是CIA的任务他也不会流连于此。

“宝贝,我得走了。”他对半眯着的英国人说,“等我三天,我会回来的。”

“你会吗?”

“我会。”他笑得很开心,捧起英国人的脸吻了一口。

***

阿尔弗雷德不过走开了十分钟而已,等他回来之时,那个鬼魅般的英国人就消失了。

说实话,他对此丝毫不感惊讶。他早就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因为他从加州回来就发现自己的U盘不见了。

老狐狸,但是我爱。他想,也许他爱的就是这种感觉。

那么他这次来,又是为了什么呢?

他谨慎地拿出枪,或许他早该这么做。他把所有的监视设备和灯光都弄暗了,就是为了审问一些私事。现在倒好,人都没了,审问个屁。阿尔弗雷德这个前CIA探员懊悔极了。

他听见了一些声响——准是那个老狐狸。他倚在门边不急着上去打个照面,他知道他的男人一定会回来和他道别。

“你是要在那里站一天吗?”

“我在等你。你可是等了我三天啊,我多等你几小时又何妨?”阿尔弗雷德脸上浮现出戏谑的笑容。

“你明明知道没人在等,你也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们当中,根本就没有人在等啊。”他把枪眼子对准阿尔弗雷德。

“你明明等了。我查了监控摄像头,你等到第四天的晚上才离开。你的指纹,DNA,毛发,花了我不少时间查明。MI6的人做事确实谨慎,但你这样可是很容易让我找上门来。亚瑟?”

“你查了摄像头,就说明你回去了。那又是第几天呢?我等不起,我也是有任务的人。现在就赶紧把你的屁股从那扇门移开,否则我肯定会送个子弹到里面。”

“那我还真挺怕的。”

“说真的,阿尔弗雷德,要不要等我一天?就一天,我没你那么不守信。干完这单我就金盆洗手了,你说呢?”

“是吗,我很清楚自己是什么人,我也知道你是什么货色。正像你所说,我们中根本没人等。以上所说,全部屁话,你竟然也接得顺溜。你还记得我的本职工作吗?我今晚需要履行我身为好公民的职责。”

“是吗?”

阿尔弗雷德残留在脑内的最后一幕是亚瑟意义不明的笑。

——砰!他扣动扳机。



评论(9)

热度(45)

  1. 麋_Doe白莲圣教 转载了此文字
    没人猜到我,我是暗(透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