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圣教

hi 这里是白莲的亲友团!

【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

[米英]我们

————————————

新春活动——猜猜我是谁

请在下方评论区猜测该文作者

参加人员:九辰  辞隐  黎哀  麋  乱世  樱酱  弗逼  施板  清枫  垂年

《我们》

初升的朝阳散发着温暖的光,驱散晨曦的薄雾。露水还残留在花圃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瓣上,空气中飘散着浓郁的花香。青草松软,散发着泥土的气息。阿尔弗雷德就在这样一个早晨醒过来。他有些茫然地坐在地上,四周的景色让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这是哪里。

这里是亚瑟的寝宫花园。

阿尔弗雷德正纳闷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时,耳边响起了焦急的声音:“王后,原来您在这里!”

王后?阿尔弗雷德怔住了,自己明明是国王啊?可面前的侍女并不像是口误。阿尔弗雷德拾起身边的手杖,支撑着站起来。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比以往要轻盈许多,他习惯性地从上衣口袋里拿出眼镜,却意外掏出了一块金色的怀表。阿尔弗雷德看着自己的双手,深紫色的礼服,纤细的手腕,还有左手无名指上带着的湖蓝色的宝石戒指。阿尔弗雷德只觉得浑身发冷。

“王后?”侍女忍不住开口催促,看见阿尔弗雷德紧皱眉头的表情连忙跪下请罪,“请原谅!只是……”

“只是什么?”阿尔弗雷德几乎是颤抖着问出问题,和自己的声音完全不同,现在自己的声音带着些许沙哑,充满磁性。这个声音是自己最喜欢的、每天都想听到的、亚瑟的声音。

侍女将头埋得更低:“只是国王陛下的葬礼马上就要举行了……”

“轰”的一声,阿尔弗雷德的脑袋像炸开了一样,他什么都听不进去了,满脑子只剩下侍女说的“国王陛下的葬礼”。

是了,阿尔弗雷德想起来了,一个月前黑桃国与梅花国发动战争,黑桃国节节败退,王后为替国王分忧,便有了亲征战场的想法,只不过被国王一口驳回。随后国王便昭告百官,三日之后要御驾亲征。

再后来……再后来王后就在出发前的晚上使用魔法互换了两个人的灵魂,第二天王后用国王的身份上了战场。

年轻的国王不知道,王后识破了梅花国国王设下的陷阱。为了保护国王,王后使用了禁术,倾尽自己的魔力与国王互换了灵魂。并联合骑士让“王后”陷入沉睡。“国王”带领三万精英军赶往远在北方魁伦的战场。战场上亚瑟只身犯险,只为了能够找到破坏梅花国陷阱的办法。就算自己已经足够小心翼翼,丧失了所有魔力的亚瑟最终还是落入了梅花国国王的手里。

扑克大陆历5480年,黑桃国国王阿尔弗雷德·F琼斯战死沙场,黑桃国王后亚瑟·柯克兰陷入沉睡。消息一出,震惊整个扑克大陆,黑桃国上下顿时陷入危机之中。骑士王耀力挽狂澜,稳定军心,与方块国结盟,暂时击退梅花国的进攻,最后达成休战协定。同年10月,黑桃国国王的尸体被运送回首都纽约城。在一场秋雨之后,国王的葬礼在10月10日举行。

可是只有“王后”和骑士知道,躺在棺材里的,是黑桃国的王后——亚瑟·柯克兰。

阿尔弗雷德回到寝宫,换上了王后的盛装。他看着镜子,亚瑟的脸没有丝毫表情,阿尔弗雷德久久盯着,突然他大声遣散仆从,王后愤怒的吼声从寝宫传出来,惊飞一片停留在房檐上的白鸽。

他的亚瑟死了。

他的亚瑟真是残忍啊,为了不让他的爱人寂寞,还留下了这具皮囊。可睹物思人更令人心碎,就像现在,阿尔弗雷德伏在地上,紧紧地抱住自己,仿佛这样就能将亚瑟重新拥入怀中。

葬礼在黑桃国的母亲河泰西长河边举行,仪式很隆重,甚至比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的婚礼更为盛大。阿尔弗雷德换上二人结婚时亚瑟的穿着的礼服、披着亚瑟最喜欢的红狐皮披风,因为他不想让亚瑟看着一片黑白。

黑色和白色不应该属于亚瑟。

王耀站在左首位,看着阿尔弗雷德通红的眼眶,他知道这位国王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能够用现在这张镇定的面孔面对百官。船棺里阿尔弗雷德的尸体面容安详,双手交叠放在胸前,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仿佛只要有人说话,他就会睁开眼,不满地睨视着打扰他清梦的那个人。阿尔弗雷德抚摸着自己的脸,眼里出现的却是亚瑟的面孔。

在外人眼中,棺材里躺着的是负有盛名的年轻国王,王后因为悲痛险些做出失仪的举动。他们在缅怀逝去的国王外,也感叹国王与王后的情深意切。

王后将自己随身携带的佩剑放到国王手中,又将身上的披风解下披在国王的身上,生怕他受冻一样。王后注视良久还是忍不住俯下身去亲吻国王的嘴唇。冰冷僵硬的尸体再也不会对他的动作有什么回应,一想到亚瑟再也不会睁开眼睛,阿尔弗雷德的心脏就像是有一把钝刀在狠狠地割,疼得他动弹不得。

主持葬礼的是长居规则之塔的大鬼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小鬼彼得·柯克兰负责唱诗和祷告曲。清澈的童声在安静的河边久久回荡。

葬礼完成后就是告别仪式,黑桃国习俗水葬,王后和骑士亲手将船棺推到水中,东岸是黑桃国最大的教堂,葬礼就在东岸举行。几乎是整个纽约城的住民都来参加葬礼,黑桃国民的哭声伴随着缓缓飘远的小木船。西岸是茂盛的枫树林,深秋时节,火红的枫叶随风飘落,林中成群的飞鸟衔着红叶,围绕着国王盘旋。进行告别仪式时已经到了夜晚,国民自发放起长明灯,犹如繁星,照亮国王前进的路。

“国王陛下。”阿尔弗雷德面朝寝宫的落地窗,外面就是亚瑟最喜欢的玫瑰花园。葬礼结束已经过去三天了,这三天“王后”把自己关在寝宫中,虽然无法见到,但所有人都为王后的悲伤动容。王耀得知阿尔弗雷德三天不吃不喝,害怕出什么意外,强行进入亚瑟的寝宫。

“我没事。”阿尔弗雷德开口,声音嘶哑地就像是粗粝的砂纸,呕哑难听。他始终背对着王耀,所以王耀并没有看见“亚瑟”的黑眼圈,没有看见他凹陷的颧骨,王耀也没有看见“亚瑟”在这三天之内突然暴瘦,衣服就像是大麻袋一样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王耀唯一看见的,就是明明已经疯狂到极致却还拼命保持理智的可怜的阿尔弗雷德。

“你应该知道,不这么做,黑桃国付出的代价会更大。”王耀还是不忍心看到这么自暴自弃的阿尔弗雷德,“伊万·布拉金斯基在战场上布下了天罗地网,没有丝毫魔力的你去了就等于是自寻死路。亚瑟这么做,也是为了你能够活下来,带领黑桃国走向繁荣。”

“他用这么残忍的方式让我活下来。代价就是他替我去死。他真是自私。”

“只有让伊万·布拉金斯基亲眼看到阿尔弗雷德死亡,才能让他的戒心下降到最低。亚瑟用生命换来的和平,不能让他的苦心白费。”

“我宁可不要这样的和平!”阿尔弗雷德大吼,“这样的和平有什么用?亚瑟死了!他死了!我再也不能和他一起,他再也看不到他一心祈盼的和平!”

王耀摇摇头:“你错了。如果当时没有互换灵魂,死的人就是你,尸体、灵魂都是你阿尔弗雷德,亚瑟会比你更悲痛,因为他才是真正地再也看不到你。而现在,亚瑟不还陪在你身边吗?只要你伸手,就能触碰到他。”

阿尔弗雷德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眼泪就像倾泻九尺的瀑布,止不住地从眼眶流出。他不要看到这样的亚瑟,他要看到亚瑟站在他的身边,他要亚瑟陪他说话……悲恸的哭声回荡在空旷的寝宫里,国王内心最脆弱、最不愿面对的部分终于被揭开,鲜血淋漓的伤口让他痛不欲生。

扑克大陆历5483年,国王亚瑟·柯克兰带领十万军队,越过黑桃国与梅花国停战线,第十三次国土战争爆发。梅花国毫无防备,被打的措手不及。黑桃国国王更是打着“为前国王复仇”的旗号,黑桃国军士气空前高涨,大胜梅花国军。扑克大陆历5485年,梅花国主动与黑桃国讲和,划奥谢尔、多兰鄂等地区为黑桃国领地。自此,黑桃国进入到空前繁荣的盛世。

“亚瑟,你看到了吗?”阿尔弗雷德轻轻摩挲着眼角,“战争,胜利了。”

评论(16)

热度(26)